当前位置:首页 >> 房产 >> 正文
互联网房屋中介陷信任危机
榆林新闻网 www.xyl.gov.cn 2015-06-20 10:53 来源:新京报 作者:
【字体: 打印本页

  今年以来风头正盛的互联网中介,正因爱屋吉屋经纪人“飞单”事件而受到质疑。

  此前,爱屋吉屋宣传“二手房佣金1%,租房佣金减半”,而传统中介的二手房佣金约为2.5%。相对低廉的佣金和100%真房源的承诺令不少客户跃跃欲试。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这一新兴模式因为一则经纪人“飞单”的事件而遭遇信任危机。互联网中介是不是有着与生俱来的弱点?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实体门店,中介公司对经纪人又该怎样监管?

  经纪人“飞单”带来信任危机

  “前阵子我想在西四环租房子,看到‘爱屋吉屋’的广告到处都是,就下了个APP。但是这几天看到很多媒体都报道,他们的经纪人牵涉到了黑中介,就不太敢用他们的软件租房了。”家住海淀、从事IT行业的彭先生说。自从传出“爱屋吉屋”飞单的消息后,彭先生就改为到传统中介的门店去租房,“有一个门店在那里,从心理上感觉踏实一些。”

  彭先生的想法,也代表了一部分希望通过互联网中介平台寻租的租客们的态度。

  记者从爱屋吉屋方面了解到“飞单”事件的始末。原来,一名客户在4月份通过爱屋吉屋旗下一名王姓经纪人租赁了一间房屋。但是经验不足的他在同上述经纪人签署合约时并没有注意到合约的细节,原本应该同爱屋吉屋方面签署的一式三份的合约仅签署了一份,而实际的租赁合同则是和另一中介机构签署的。当时客户也提出了疑问,但是王姓经纪人称有爱屋吉屋进行担保,该房源没有问题。而据爱屋吉屋方面表示,公司对于此次交易并不知情。“按规定合同一式三份,编号一致。王姓经纪人跟客户签了一份合同,并私吞了2000元左右的佣金。”据爱屋吉屋方面表示,王姓经纪人在此后将另外两份空白合同拿回公司,谎报弄丢了一份,公司随后对该合同编号作废处理,直到客户投诉才知道经纪人作假。而此时,该经纪人已经以家中有事为由辞职。

  “对于利益受损的客户,我们做了佣金补偿,并帮助其找到了新房源、达成了谅解。”爱屋吉屋市场部副总裁张隽表示。

  虽然“飞单”事件现已基本得到解决,但是此次“飞单”事件也同时折射出了目前互联网中介所存在的一些问题。

  互联网中介过于依赖经纪人

  有中介行业从业人员表示,由于爱屋吉屋的业务模式是客户用App预约看房,然后有业务人员进行联系。在早期,由于流程的不完善,无论交易最终是否完成,客户均可对经纪人进行评分,爱屋吉屋方面并不能知晓交易是否完成,因此便给了经纪人可乘之机。

  对此,张隽也坦言,目前爱屋吉屋的模式对于旗下经纪人来说确有一些空子可钻。“我们的模式比较新,对经纪人的依赖性比较强。由于完全依靠经纪人带客户去看房,因此经纪人也可以利用我们品牌的力量吃里爬外。”张隽告诉记者,旗下经纪人的薪资水平要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主要由底薪和奖金组成,其底薪为6100元左右,其中2000元的绩效工资同客户评价挂钩。此外,每成功签约一单租赁业务,可得到450元的奖金。至于二手房交易则按照提成走。由此算来,王姓经纪人的飞单行为仅能够为其带来1500元左右的利益。

  张隽表示,由于互联网中介这一新兴模式更加注重效率和流量,因此他们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门店这一环节。而业内人士认为,相对传统中介来讲,由于省略了部分环节,这一新兴模式无疑给了经纪人更多的权力。

  伟业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分析,从网站或者客户端和其他途径到店的房源是需要在一定时间录入系统和跟踪的,在这一过程中,传统中介由于门店的环境是比较公开的,受到店长、同事及客户的多重监督,公司本身也会安排稽查和暗访,所以经纪人不太有机会接私单。而新兴的互联网中介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底商型的门店,因此对经纪人的实际监管要更加困难。

  据了解,目前爱屋吉屋的监管方式主要有几种:第一,经纪人受到组长的监督管辖,每一个组人数都在10人左右,每天都需要做工作汇报,组长复查工作记录,而组长则受到“区长”的监督。其次,完成签约之后,爱屋吉屋会对客户进行电话回访。第三,公司方面有专门的合同管理部门,会严查合同的规范使用。如果在上述任何一个流程中出了问题,并且涉及经纪人涉嫌违规操作,爱屋吉屋会退全部佣金并帮助客户寻找新房源。

  不过,张隽也承认,这些措施目前也并不能有效杜绝问题的出现。比如前述案例中就是经纪人钻了流程的空子,而其组长在管理过程中也出现了疏漏。

  ■ 聚焦

  房源重合互联网中介从小中介拉单?

  房源重合问题也是互联网中介备受诟病的问题之一。“其实这一点无论是我们还是传统中介都难以杜绝的。”据张隽介绍,目前爱屋吉屋的房源主要有三种来源形式,一种是房东通过广告自己找来的,这类房源约占爱屋吉屋总房源量的50%,另一种是爱屋吉屋旗下6000余名经纪人自己开发的房源,约占30%,剩余20%则是通过其他渠道得到的,其中也包括从第三方公司拿来的。

  不过,对于这一说法,一些业内人士并不赞同。胡景晖就告诉记者,为了让自己的房源数字更好看,新兴的互联网房产中介有大量房源是通过代理的方式拿到的小中介的房源。

  “因为按照行业经验,房源的获取70%是依靠门店。互联网平台没有门店很难获取房源。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要么付出更高的成本,将其他一些经纪公司即将成交的单子拉过来。”胡景晖表示,“而所谓低佣金收费,从我们看得到的情况来讲客户不敏感,对于几百万货值的交易来讲,客户要的是安全和效率。”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对爱屋吉屋所宣称的房源数量进行质疑,他还认为现在爱屋吉屋等互联网中介的市场份额并没有其宣传的多。

  “我们无法避免和其他房源相重合。”对此,张隽解释,“我们的房源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不过在租售过程中,业主尤其是那些急于回款的业主肯定会将自己的房源放给多个中介机构,哪家出手快就通过哪家来成交。”

  “都是租售业务,商业模型基本一致,我们同传统中介并没有什么不同。”张隽强调,互联网最大的改变就是可以做到信息的记录和快速流转,从而为中介行业的交易流程提供了可能的改变,而这将成为未来中介行业发展的一大趋势。

  不过,传统中介行业人士对互联网中介的未来则不那么看好。胡景晖就表示,目前所谓的互联网中介模式其实并没有完整的闭环,为了给投资人一个交代,数据也很有水分,是不可持续的商业形式。

分享到: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9 www.xyl.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ICP:陕 ICP备05008596
中共榆林市委宣传部|榆林市新闻工作协会|榆林日报|榆林电视台主办
新闻热线:0912-3260005  传真:0912-3230128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85589610
投稿信箱:ylxwwz@126.com 投稿QQ:247629337 技术QQ:165413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