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体 >> 正文
山坡上的一万只红灯笼
榆林新闻网 www.xyl.gov.cn 2018-10-15 09:59 来源:榆林日报 作者:李光泽
【字体: 打印本页

  秋风脱掉了枣树的绿衣裳

  山坡上就挂起了一万只红灯笼

  也许你看到了吉祥的灯光

  而我的内心却像秋水一样冰凉

  作为枣树的好兄弟

  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它们的悲伤

  从宠儿到弃儿是它们的宿命

  每一棵枣树都在劫难逃

  山坡上的红灯笼

  是一万只被焦虑烧红的眼睛

  它们看不懂世界

  也看不懂见异思迁的人心

  我想为每一棵枣树都鞠上三躬

  它们像钢铁战士一样

  守望着脚下的土地

  比村里的人忠诚一百倍

  被主人遗弃的红枣

  变成了山坡上的一万只红灯笼

  它们注定会被一场大雪活埋

  最终变成地里的一把臭肥

  山坡上的一万只红灯笼同时亮起

  那是枣树集体表演的最后一个节目

  它们是在为离家出走的枣农叫魂

  也是为自己举行一场触目惊心的葬礼

  老家的同盟军

  荒草遮蔽了我们回家的路

  遮蔽了我家的土院子

  还有院子里那一合废弃的磨

  荒草势不可挡

  我和我的父母集体失语

  我们真的无话可说

  大黄蜂在大门上安了家

  燕子在窑掌安了家

  而且蜂窝美得能气死一窝匠人

  燕窝同样精美绝伦

  黄蜂和燕子占领了我们的家园

  它们如此逍遥

  就像一个小偷偷了主人的东西

  还要坐在沙发上喝一杯咖啡

  一群蝴蝶在草丛里练习舞蹈

  一些不知名的虫子在草丛里撒欢

  我们的家园是小动物的乐园

  我和我的父母成了来自远方的客人

  黄蜂 燕子 蝴蝶 虫子

  一群天兵天将和荒草结成一支同盟军

  侵犯了我的家园

  就像历史上的八国联军

  侵犯了我的祖国

  荒草有多么茂盛

  我的家园就有多么荒凉

  同盟军有多么放肆

  我和我的父母就有多么无助

  草帽底下的葬礼

  三伏天居高临下

  把父亲网在其中

  父亲在一只草帽底下

  踏遍地头

  锄头在举行一场痛快淋漓的葬礼

  猪耳朵草和猫咪咪草倒下一地

  汗珠珠和泪蛋蛋洒下一地

  父亲便英雄般归来

  两只阔大的脚板

  把正午的阳光踩在脚下

  叩拜土地

  一把上了年纪的镢头

  从墙头扛到地头

  切开黄土

  红薯三五成群坦露在腹地

  像怀胎十月的婴儿

  让老实巴交的父亲

  深深地鞠一躬

  把红红的果实揣在怀里

  默默地歌唱

  而那把上了年纪的镢头

  是一杆胜利的旗子

  立在秋天的阳光之下

  以舞蹈的形式

  叩拜这块土地

  在午夜开镰

  黄毛风在午夜响起

  把父亲的老脸揉得皱皱巴巴

  把父亲的心肠揉得起火冒烟

  谷穗与谷穗互相厮摩着

  分明是一群遇难的兄弟

  在远方抱着头思念镰刀和场院

  父亲说侍候庄稼的人

  二月里祈求阳光

  五月里祈求雨水

  而今夜在大风中簌簌落下的

  不是农人的希望又是什么

  走出深深庭院

  在午夜开镰

  父亲把一大片谷子连根放倒

  就跪在地头一言不发

  就捧着谷穗放声歌唱

  就对着老天泪流满面

  矮小的母亲

  母亲习惯于坐着

  或者蹲着

  她不愿意

  显得比家里的任何一个人高

  于是她看起来十分矮小

  比父亲矮小

  比所有的儿子矮小

  甚至比她的孙子们矮小

  可是我一闭上眼睛

  就知道母亲是用来仰望的

  她跟我家的屋檐一样高

  柴草垛子

  心虚的时候

  我就去寻找柴草垛子

  看见那些玉米秆子

  葵花盘子

  那些高粱穗子红薯蔓子

  那些杏树枝子

  枣树叶子

  我就会变成一个饱满的人

  心凉的时候

  我就去投靠柴草垛子

  把眼睛一闭

  就能看见一个搂柴的女子

  看见一个泥糊的灶膛

  看见一只煽风点火的风箱

  就感觉自己是一个被烟熏火燎的人

  是一个温暖的人

分享到: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9 www.xyl.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ICP:陕 ICP备05008596
中共榆林市委宣传部|榆林市新闻工作协会|榆林日报|榆林电视台主办
新闻热线:0912-3260005  传真:0912-3230128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63907150
投稿信箱:ylxwwz@126.com 投稿QQ:247629337 技术QQ:1654131212